歐尼不萌

完全拜倒在長谷部的長袍之下。
王道迴避,冷CP開發中。
基本無雷,餵食隨意。

萬花筒

萬花筒


一般向

莎拉娜中心


**********


戰爭其實沒有停止過。


莎拉娜在抹去臉頰上的土塵的時候,這麼想著。情報戰,是當代的戰爭手段。即便五大忍者之國緊密的合作,利益和權力的爭鬥從來就沒有少過。


她問過爸爸很多事,關於那些已經過去的記憶,母親沒有辦法回答的,她讓父親填滿。那層層堆疊而起的記憶和故事,足夠刻劃出一個連教科書都沒有寫過,偉大的七代火影如何對一整個受戰爭和仇恨摧殘了幾個世紀的忍者世界產生巨大的影響。


只是換了個手段,忍者、以至於戰爭,本質上是沒有變、也不會變的。


爸爸這麼說過。


莎拉娜沒問的是那「那作為宇智波一族的最後一人,你還恨鼬伯父嗎?」


你還恨嗎??





「這是她的決定。」


佐助看到報告書的時候,眉頭只是輕輕的蹙了起來,看起來和他不耐煩的時候只有一點點不一樣。


「小櫻倒是氣得把門給砸了,我也是會怕的好嗎?」


鳴人把一整疊資料推到辦公桌的邊緣,他希望的不是這個結果,莎拉娜不僅是宇智波的後裔,更是木葉忍者村的忍者。這個任務交給訓練有素的暗部絕對會是個更好的決定。


「她沒有追出去就表示她同意,只是還是很生氣而已。」


鳴人當然不能確定佐助是故意表現得很淡然還是他他媽的真的很淡然,即便認識他十幾年,鳴人還是常常不能確定這人究竟在想些什麼,而且還越老越看不出來。渾球。


「莎拉娜的任務...失敗了嗎?」佐助離開火影辦公室之前,幽幽的問了鳴人。

「嚴格來說不算。」

「那就好,莎拉娜不喜歡輸。」


佐助離開辦公室之後,鳴人躺靠在沙發上,砸了砸嘴。嘖,還是很擔心嘛。





因為血輪眼的天賦,莎拉娜在取得上忍資格之後,是情報部門的戰鬥情報單位負責境外小組的戰鬥和情報蒐集支援。大部分的戰鬥單位雖然都已經漸漸轉換為相關部門工作時的安全維護和支援,危險性並沒有依此減少。


莎拉娜想自己絕對沒有低估任務的危險性,但博人還是受了重傷,她希望見月也不會有事。


莎拉娜倒在黃土沙塵的廣場上的時候,不只一次後悔自己當初修練的時候不再努力一點。


任務總結來說並不算失敗,莎拉娜在成功阻止敵人在她面前把博人殺掉的時候,她這麼想。她在正式成為忍者之後,父親就不只一次提醒她注意自己的安全,只是因為他們是宇智波一族。


於是她簡短的留下了訊息在博人身上,相信著他不會輕易死去。安靜的讓敵人將她帶走。她沒有什麼自己會遭受怎樣對待的想法,她唯一的信念就是活下去,不斷地活下去。


同樣的牢房、同樣的食物、同樣的實驗。他們想要宇智波的血,宇智波的眼。莎拉娜很明白,她必須挖出更多更多的祕密、她要知道更多更多的事情。


血和肉在她眼前噴濺,噁心、恐懼和恐慌像蛇一樣吞噬她。他們代替她殺掉那些輸給了她的對手,對他們來說就是失敗了的實驗品。莎拉娜以為這個世界不會再這麼殘酷了,她以為那些放在檔案庫裡過去幾十年前的資料事實已經不會再發生了。


但它活生生發生了,撕裂了莎拉娜對現實的認知、對世界的親切。


戰爭的本質從未改變、也不會改變。





——你會恨我嗎?



苦無刺進肉裡的感覺,莎拉娜已經很習慣了。整整一個半月,她沒有一天不再殺人。但那短暫卻深刻的戰友情誼,並不是家家酒。


作為整個實驗所的第一實驗品,他的稱呼不是編號、是名字。他背後的巨大疤痕,是他擁有利用父親的細胞所製造出的脊髓的證明,他有和父親一樣的能力。


他是朋友、戰友和保護者。


  莎拉娜,你必須回去,殺了我

  不要,你可以跟我一起回去。七代目和爸爸都會了解的。


溫熱的血濺在衣服上、沾濕了傷痕累累的手。一股久違的噁心從胃袋裡翻騰了起來,驚慌像被拋出的閃光彈,在她的腦袋裡炸出一陣白光。他的手握住了莎拉娜冰冷顫抖的手,向更深的腹部刺入。


  莎拉娜,保護你是我唯一能做的贖罪了。去幫我、跟你爸說聲抱歉。


「你的血輪眼,真漂亮。」


嘴角湧出的血、浮現在他臉上的笑容。最後是靠在她身上,那沉重的重量。悲傷、痛苦和憤怒在他死去的同時,如隨風飄散的落葉緩緩飄落在地上,好像整個世界都靜止了。


莎拉娜感覺到雙眼酸熱,緊接而來的是一陣刺痛。臉頰滑下了溫熱的液體,莎拉娜以為是淚水,直到滴落在地上的時候,才發現原來是血。


她抬起頭便發現視界不一樣了。





莎拉娜清晰地感覺到她的世界已經完全毀滅了。


明明和以前是一樣的風景,為什麼看起來都不一樣了呢。


「爸爸,你恨過鼬伯父嗎?」

「恨過。」


以恨為食,忍受著孤寂、痛苦。活著再次見到了他。


「我還殺了他。」


父親的眼神飄到了很遠的地方,那是恨嗎?莎拉娜想,應該不是。她不善言辭的父親抿了抿嘴,他有很長很長的故事得說,或許是覺得自己可能說得不好。他拉著自己的手,她看著父親的眼睛由黑轉紅,再進入更深一層的萬花筒。


幻覺隨即在眼前如花般地展開,而她的手心仍然有著父親掌心的溫度。


那月圓的一晚,陰謀撕裂了宇智波的名字,殺人者細不可聞的哭泣埋藏在顫抖之中,刀尖滴下的親族之血點燃了倖存者無邊的仇恨和怒火。


倖存之人決心背離村子,將自身賣給惡魔決心化作復仇的厲鬼。雷鳴的刀尖與墨黑的業火燒去了弒親者的生命,卻為鬼帶來了新的迷惘。


曾經,鬼離修羅就只有這麼一步,擁有陽的狐狸讓他停下了腳步。鬼選擇原諒自己。


幻術結束的時候,莎拉娜雙眼一熱,落下了淚。那些怨恨和怒火的源頭,叫做愛。父親依舊沉默著,他將莎拉娜攬在懷中。



「忍者的本質沒有變,從今而後也不會改變。」



他的父親,面對著逐漸落下的紅色夕陽,這麼說著。


评论(1)
热度(21)
©歐尼不萌 | Powered by LOFTER